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吉林省 > 旅游景点 > 正文

吉林镇赉监狱:35岁小伙入狱六天满身是伤地死去

发布日期:2017/5/8 22:19:24 浏览:

一个35岁小伙子,从看守所到监狱第六天时便死了,死的时候是遍体鳞伤。这个小伙名叫孙艳志,家住吉林省松原市,他死在的监狱是吉林镇赉监狱。

早在去年了六月,一南方媒体记者便以《吉林白城镇赉监狱:入监六天死亡死出五大谜团》为题,发表了此事,此稿件先后被五十多家网站转载,一时间在国内产生很大的反响。因此报道的出炉,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及镇赉监狱方面,对此事也十分的重视,从省到市的监狱管理部门,曾连夜召开会议,讨论如何解决孙艳志之死的问题,但是,一年过去了,此事还是不了了之。

孙艳志已死两年有余。那么,两年多的时间里,吉林镇赉监狱都做了什么?死者身上的多处伤到底是哪里来的?从最开始的80万、60万赔偿到现在的“走民政救济”又是怎么回事?此事件在第一次发表后,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从重视到现在的无任结果,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带着这些等等问题,记者于近日赶到吉林省松原市,对此事展开调查采访。

“高度重视”?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因何没有调查结果?

死者孙艳志本是个孤儿,从小是他的两个姐姐给他带大,此次采访,记者见到的第一人就是这两年多来一直为其四处讨公道的大姐孙艳辉。

孙艳辉说,2015年2月,她弟弟因聚众斗殴被判六年零两个月,2月11日从看守所被送进镇赉监狱服刑,18日便死在监狱里。弟弟死后,她与妹妹及家里亲属,费尽周折十几天后才见到尸体,可当见到尸体的那一刻,现场的人没有一个不认为孙艳志是被打死的,因为,身上到处是伤,青紫处特别多,且伤处还留下十分清楚的蜂窝状小洞,从此,孙艳辉开始四处为弟弟讨说法,在找到很多部门没有结果后,她便在网洛上发了一些帖子,这帖子一发,便激怒了镇赉监狱的领导们,除对其本人进行过恐吓外,还找到孙艳辉所在的当地公安机关,以其造谣诽谤为由,要抓孙艳辉,在孙艳辉到派出所拿出弟弟死后的照片,并说明情况后,当地警方对监狱方面的“报案”没有理会。

去年的5月30日,在几个小时之内,全国三十多家网站曝出了一篇记者属名的文章。报道中,该记者从孙艳志之死到发稿时间内,围绕死因及后续发生的一些事,用“五大谜团”来贯穿整个报道。此报道一出,立刻引起了吉林省监狱管理部门的高度重视。

采访中,记者在事发的镇赉监狱得知,在这篇报道出台后,吉林省的监狱管理局领导坐不住了,通知镇赉监狱的领导,马上到吉林省的长春市,去向监狱管理局的领导说明情况,并商讨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但是,这个会议的很多细节并没有向外透露。接受记者采访的镇赉监狱工作人员只知道,去长春参加完会议的人,回来后连夜又召开一个会议,大体内容是省局领导发火了,要他们自己尽快解决此事,不管用什么方式解决,有一点,不能因这孙艳志之死再给吉林监狱方面造成负面影响。

生前的孙艳志

到此,孙艳辉她们觉得这回是有了希望,可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之后的近一个月时间里,她们没有等来镇赉监狱的人,连个电话也没有,她们再次失望了,心里在想,既然省里领导重视了,这就是重视的结果吗?

本来,孙艳辉她们觉得,既然省里重视了,就该派专人甚至成立调查组,下到镇赉监狱进行调查,调查当中,是一定要听家属意见并查看尸体的,并最后给家属一个调查结果,但是,吉林省方面并没有这样做,这让孙艳志的家人们,很失望。

“做贼心虚”?

监狱方面缘何不允许重新做尸检?

没有见到省里的调查组,在经近两个月的等待之后,孙艳辉她们决定主动出击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这一招,还是被层层阻止了。

监狱这一块不好使,没有人管,于是孙艳辉决定去吉林省政府上访,但省政府信访局让她们去省司法局,去了吉林省司法局,司法局的接待者又让她们去省监狱管理局,监狱管理局算是正式接待了她们,并以书面的形式告诉她们,让她们去找镇赉监狱,她们又回到了镇赉监狱,这个镇赉监狱当然早有准备,还是以“已有尸检报告,一切都以此为准”为理由,将孙艳辉她们搪塞过去,到此,孙艳辉觉得,这近一个月,又白跑了,跑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起点,她绝望了。

采访中记者得知,就在孙艳志死后不久,孙艳辉她们立即通过驻监狱的检察院来委托单位做尸体检验,被委托的单位是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

鉴定时,法医将孙艳志身上的於血及有小洞处都用刀切开,鉴定书上也详细地写上了这於紫有多长多深,但就是没有写表面上有什么什么外伤,这种鉴定已让人出乎意料,结果就可想而知了。身上的伤医学鉴定的结果是:“无法排除这些皮下出血为医源性所致,且这些损伤程度较轻,均为非致命伤”。

何为“医源性”?专家的解释为,在正当的医疗过程中,因用药或外科手术所造成的外部正当的伤痕。也就是说,这些伤是在医疗过程当中造成的,不是人为的,更不会致命。而孙艳辉她们说,如果,这个结果是“不排除外力损伤”这样才是公道的。

而死亡的原因则是“符合因白质脑病病变而死于中枢性呼吸衰竭”。但是,鉴定书上还有“肾於血,脾於血,肺於血”等结论,但没有说明原因。

对于这样的结果,孙艳辉他们不服,要求重新鉴定,但驻监狱的检察机构说:“我们已委托了一次,再没有权委托第二次,要想再委托别的家来鉴定,得由省高检委托才行。”孙艳辉他们真的找到了吉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这里的检察官听了驻监狱方面的检察机关的说法很是发怒,他们说:“还得原来的检察机关来委托,他们说没有权利,让他们出书面说明,看他们敢不?”孙艳辉真的去让他们出不能再委托的出面说明,可是,得到的答复是说孙艳辉他们在无理取闹,就这样,再次的尸检一直没有成功。

孙艳辉说,早在弟弟死亡后她们强烈要求尸检时,监狱的几位领导曾把她和她的家人叫了去,说:“不要提这做尸检了,我们之间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一切都可以商量嘛”等等,言外之意是,别做尸检,能用钱解决的事,非要弄成几个警察脱下警服回家不成?可孙艳辉她们还是坚决要求做尸检,然后有理有据走正当程序进行赔偿,也许就是她坚持的这一步,才将事情拖到今天这个地步。因为,家属要求的尸检,结果出来了,就是这么个结论,想再重新做?那是不可能的。

“家属无能”?

赔偿金为何从最初的60万变成“政府救济”?

就在孙艳辉坚决要求重新做尸检的那段时间,镇赉监狱方面曾找到孙艳辉的亲属,关于赔偿金的问题曾从80万元讲到60万元,但因种种问题,双方没有达成协议。就在去年5月那位记者将此事曝光后,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和镇赉监狱是如何达成一致的没有人知道,但镇赉监狱方面心里似乎更有底了,说这次再赔偿,只能走政府“救济”这个渠道,因他们监狱方面没有一点的责任。

身上多处这样的“电击”伤

这次曝光后,孙艳辉她们一如既往地要求重新做尸检,但监狱方面回答的也十分清楚:“此案件调查早已结束,已有尸检报告,没有必要第二次做尸检”。

此次采访,记者想亲自见下孙艳志的尸体,但多方联系没有允许,于是,记者只好带着孙艳辉提供的这些图片,在北京找到了三位老侦察专家,从照片上看,他们一至认为这伤及成片的小洞是电击伤,也就是警用电棍电击造成的,且是高压电棍。三位专家还说,如果被击者是老年人,或有其它病的人,这样的电击完全可以引发已有的疾病而致命,但对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来讲,如果没有其它病在身,不会有严重的后果,如果有病,这几处的电击完全可以导致毙命。

采访中,孙艳志的多位家属也都承认一个事实,孙艳志在入狱时,身体是不好的,但不至于因病而死,因为,仅从监狱还能收其入监这一点就是个很好的说明,因为,如果有大病,监狱方面怕自己“受连累”也不会收他的,连身有伤都得弄清楚来历并详细记载,更何况,这方面是有严格规定的,在看守所的警方与监狱方在犯人交接时,在交接手续上,一切都要写个明明白白。

无论是家属还是专家,对孙艳志身上的伤及死因的认同几乎是一致的。孙艳辉她们说,她们一定要得到赔偿的,但这个钱不能糊里糊涂,一定要理由明确,这样对弟弟才公平,不然,这个钱也没法花,人都死了,钱又是什么?

采访此事时,镇赉监狱的有关人员告诉记者,说孙艳志的家属无能,大凡有一点能耐,早得到赔偿了,监狱方面更不敢对他们这样,因在监狱里死人的事,他们经历的多了,孙艳志身上有那么多明显的伤,没有伤的也得到不小数目的赔偿,相关狱警还得受处分。

记者手记:“哪个狱警手中不沾血”?

采访结束,有一句话久久地响在记者的耳边,那就是那位老狱警说“家属太无能”五个字。于是记者在想,孙艳志的家人们,真的都是最普通的百姓,甚至文化水平都不高,他们是无能,可他们又能怎么样呢?只有两个身为家庭妇女的姐姐,拿刀拿枪去监狱里报仇?可能吗?这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她们不找政府走上访之路,还能怎么样呢?

第一令记者无法理解的是,家属在这两年多时间里,始终坚持着不同意这尸检结果,要求第二次尸检,这是国家有明文规定的,理由也是完全正当的,可是,监狱方面尤其驻监狱的检察官们,就是不允许再次做尸检,这是典型的枉法行为。如果,孙艳志之死真的与监狱没一点关系,那么,为什么就能坚决不让再做尸检呢?有什么害怕的?怕什么?不外乎死者身上那么明显的伤,由此记者也在想,这第一次尸检,监狱方面与这尸检机构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又是一宗大的腐败案在其背后?

再说说这驻监狱的检察机构。派驻监狱的检察官们,本职工作就监督监狱要按法按章办事不能违纪违法,而孙艳志之死,不允许再做尸检的,就是监狱里的检察官们,于是记者又在想,这里的检察官是不是早早地同监狱的干警及领导们混到一块去了?第一次尸检报告的出炉过程,这检察官们是不是也代表监狱参与了其中?不然,他们为何能不惜任何代价地阻止孙艳辉她们的再次尸检要求?是不是如果再次尸检出了,那不仅监狱方面,连这检察官们也自身难保呢?到此,记者想起了候亮平、陆亦可,还有季昌明检察长,他们可真的是代表《人民的名义》,他们对全国人民喊出:“以前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干坏事,现在老百姓不相信政府能干好事”,多精采呀。

还有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在那位记者的报道出台后,给人感觉是多么的重视呀,可是,只见雷声不见雨。孙艳志之死在镇赉监狱一年多都没有解决,做为省级管理部门,以前可以拿“不清楚”当借口,当满网络皆是的时候,怎么还相信这镇赉监狱能解决此事?你们在这个省会城市就坐得那样稳?什么原因不能去镇赉亲自调查此事呢?这是个什么问题?是拿百姓的生命都不当回事的严重失职的问题。

采访当中,镇赉监狱的老狱警那句话让记者永远不能忘记:“这监狱的一线狱警,凡干过几年的,哪个没吃过犯人家属的好处?哪个人手中不沾血?”这就是镇赉监狱,那吉林省其它监狱呢?

孙艳志之死,两年多没有得到解决,其背后存在的是“腐败”还是更严重的犯罪?这监狱的警察曾为平息网上的评论,在网上说孙艳志家属要高价,敲诈监狱,还把尸检报告和病例上传到

[1] [2] 下一页

你可能会喜欢
    没有相关旅游
最新旅游景点
  • 去吉林旅行05-31

    吉林省在东北平原,属温带季风气候,地貌形态差异明显,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吉林四季分明,不同的季节可以感受到吉林不同的韵味,不过吉林最佳的旅游季节是冬季,犹如一片冰……

  • “玩雪到吉林”我们是认真的05-30

    吉林省交通运输厅:一是大力发展旅游专线。结合我省推行2.5天休假制度,围绕自驾游、乡村游、都市游、短程游等旅游热点产品,大力发展城际间定线旅游班线,开通沈阳、哈……

  • 吉林省辉南龙湾首届冰雪旅游节开幕05-29

    本报长春12月16日电(记者祝大伟)16日,吉林省辉南龙湾首届冰雪旅游节开幕,冰上游乐、年货交流、民俗展、剪纸根雕草编展、雪圈、雪爬犁、钻雪洞等旅游活动正式启动……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