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吉林省 > 旅游景点 > 正文

吉林男子在家里打游戏,突然接到国际电话,通话内容让他如遭电击

发布日期:2022/9/5 20:19:53 浏览:

来源时间为:2022-09-02

吉林男子在家里打游戏,突然接到国际电话,通话内容让他如遭电击

2022-09-0213:53:32来源:

陕西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0年5月21日,吉林男子李春晖熟练地打开电脑,一脸兴奋地打开游戏,同时用社交软件问网友,现在多少人了,什么时候飞副本,这次开荒必须拿下。

为了拿下这个副本,李春晖已经准备了许久,做梦都盼着开荒成功。游戏还没有开始,李春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母亲重病,儿子听闻噩耗如遭雷击

这是一个国际电话,李春晖原本以为,又是母亲吴贞爱打电话过来查岗,催促自己尽快找工作。他有些不耐烦,一边拿手机,一边思考该如何敷衍。

李春晖的父母,一直在韩国工作,已经在那边待了7年,母亲总是时不时打电话回来,询问李春晖在国内的情况,希望他能尽快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吴贞爱每次打电话过来,都会絮絮叨叨说好久,李春晖不愿意听母亲唠叨,不太愿意接母亲电话,每次跟母亲通话,他都觉得很烦。

这一次也是如此,李春晖觉得,自己辛苦准备了那么久,眼看着就要打副本开荒了,母亲突然打电话过来,实在有些大煞风景。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突然打来的国际电话,并不是母亲吴贞爱打来的,而是父亲打来的。

一听不是母亲的声音,李春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暗自窃喜的他,并没有注意到,父亲的声音有些哽咽,只想尽快挂掉电话打游戏。

李春晖随意地拿着手机,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对父亲说道,爸,我正在忙着改简历,过几天我就要去面试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啊。父亲赶忙喊道,小晖,你先别挂。

李春晖终于听出来,父亲的声音有些哽咽,听着格外沙哑,他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赶忙问道,爸,出什么事了?

父亲沉默了几秒,用沙哑的声音解释道,小晖,你妈住院了,这边的医生说,她的情况很严重,可能熬不过今天晚上。

父亲的话很简短,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一直吊儿郎当的李春晖,也因为这个父亲的话如遭电击,连手机掉到了地上都没有意识到。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身体硬朗的母亲,居然会突然重病,他们明明前几天才打过电话。

那时候,母亲的声音,听着中气十足,一点都没有生病的样子。这才短短几天,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李春晖很想说,这是一个噩梦,但是他很清楚,父亲没有必要拿这种事情吓唬自己,他的母亲可能真出事了,他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但是无法逃避,只能默默接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春晖终于回过神来,他看着电脑上的游戏界面,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过去的点点滴滴。

二、被宠爱的孩子,越来越堕落

李春晖是家中独子,老家在吉林省辉南县的一个农村,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农村百姓。李春晖出生后,父母都很高兴,都希望他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孩子,将来过上好生活。

为了让李春晖获得更好的教育条件,他们专门搬到了相对繁华的大连,靠打工维持生活,收入水平并不是很高,每个月辛辛苦苦挣到的钱,除去房租和日常所需的生活费,基本剩不了多少。

他们每个月都在发愁,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多赚一点钱,怎么才能多省一点钱?年幼的李春晖,不懂得父母的辛苦,总是由着性子提要求,让他们为自己买零食,或是买玩具。

李春晖的父母,对自己很抠门,一身新衣服都不舍得买,但是他们对孩子很慷慨,总是尽可能满足孩子的要求。

李春晖很喜欢这种被宠爱的感觉,他知道父母很疼爱自己,更加肆无忌惮地提要求。

他从来都没有体谅过自己的父母,每天放学回家,随手把书包一丢,简单洗洗手,就坐在桌子旁边等着吃饭。如果饭菜迟迟没有做好,他就趁机玩会儿游戏,几乎没有想过帮父母做一点家务。

李春晖的父母,也没有觉得孩子的做法有什么问题,总是尽可能地迁就他。在他们看来,孩子最大的任务就是学习,做不做家务根本不重要。

吴贞爱知道读书学习比较辛苦,为了让儿子的身体更健康一些,她每天都会变着花样地为儿子做菜。

即便如此,李春晖偶尔还是会抱怨几句,觉得母亲做的饭菜不够美味,想花钱下馆子,去外面吃大餐。

李春晖每次说要出去吃大餐时,只要吴贞爱手里有钱,她就会答应,不忍心拒绝儿子的要求。

李春晖也把母亲的爱护和照顾,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想过,母亲会因为自己的任性付出多大的代价。

2003年,成绩不是很好的李春晖,考上了沈阳的一所高校,除了学费之外,一年的生活费,至少需要一万多元。

光是说这个数据的话,大家可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我们可以参考一下另一个数据。

2003年的时候,国家统计局发布过一个数据报告,上面明确地提到,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收入是14040元。

也就是说,一个在职员工辛辛苦苦干一年挣的钱,跟李春晖上学时的日常花销差不多。可想而知,这对李春晖的家庭来说,是一笔多大的开支。

父母不愿意耽误李春晖的学业,故作轻松地对他说,孩子,你安心上学就行,其他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李春晖的父母,因为没有办法在国内赚到足够的钱,去了经济还算繁荣的韩国打工,连续7年都没有回来。每次收到工资,他们都会拿出一大部分交给李春晖,供他继续上学。

李春晖也确实没有操心父母的事情,他没有去韩国探望过父母,总觉得他们在韩国过得挺好,每次从父母手里拿钱,都是心安理得,没有一点惭愧。

读书期间,颇有理想的李春晖,试着做了不少事情,还结交了一些朋友。渐渐地,李春晖发现,自己其实很平庸,那些远大的理想,对他来说就像天边的星星一样,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他不知道该怎么改变现状,变得越来越懒散,整天窝在宿舍打游戏,靠一些很容易就能得到的廉价快乐感,刺激他那越来越麻木的灵魂。

三、迟迟找不到工作,母亲重病后悔不当初

远在韩国打工的吴贞爱,很关心孩子的学业,一有机会就给李春晖打电话,询问他的学习情况。李春晖总是说,自己在学校过得挺好,毕业之后肯定能找到一个好工作,不用妈妈操心。

吴贞爱相信了李春晖的话,但是李春晖毕业之后,却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他接连面试了几家公司,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被人淘汰,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李春晖从小就被父母溺爱,抗压能力并不强这些失败很快就耗光了他的积极性,他又开始窝在家里打游戏,不愿意外出奋斗。

吴贞爱知道他的实际情况后,越来越着急,不停地打电话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出去找工作?

吴贞爱很关心李春晖的前途,但是李春晖并不领情,反而觉得妈妈很烦人。母子二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糕。

有一天,吴贞爱再次给李春晖打电话,苦口婆心地对他劝说道,孩子,你这样整日闲游浪荡也不是办法啊。

李春晖当时正在打游戏,他听了母亲的话很不高兴,直接反驳说,我哪里浪荡了,一直乖乖待在家里啊,该死,居然团灭了。妈,我正忙着呢,先不跟你说了,我会尽快找时间去面试的。

类似的事情,在母子二人之间发生过很多次。后来,李春晖因为实在拖不下去,对吴贞爱说,妈,我之前的专业不太好找工作,我想去新加坡学设计,别人都说做设计特别赚钱,很容易就能找到好工作,妈,你和爸一定要支持我啊。

李春晖自己没有经济来源,他所谓的支持,其实就是打着去新加坡学设计的旗号,找父母要一笔钱。

吴贞爱和丈夫都知道,国内的孩子去新加坡留学要花好多钱,但是他们手里并没有那么多钱。为避免打击李春晖的积极性,夫妻二人低三下四地恳求别人,勉强借了一笔钱,让李春晖去了新加坡学设计。

夫妻二人原本以为,只要让孩子出国留学镀一层金,回来以后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事实再次证明,他们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李春晖在新加坡学习了一段时间,虽然学会了不少设计方面的知识,但是这些东西并没有帮他找到一份好工作。李春晖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问题,向父母辩解说,设计已经过时了,想找好工作必须学点新的东西。

吴贞爱和丈夫没有责怪李春晖,对他提出的各种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反复折腾了一段时间,李春晖的工作问题,依旧没有解决,还是整天待在家里打游戏,一点都不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李春晖敢一直拖拖拉拉,是因为他觉得,父母还很年轻,可以再奋斗很多年。他们是自己坚实的后盾。他哪怕是什么也不做,也不会没饭吃。父亲之前打来的国际电话,让李春晖从长久以来的幻觉中清醒了过来。

他终于意识到,父母已经不再年轻了,他们只是很普通的人,会感觉疲累,也会生病,不可能永远庇护他。

李春晖虽然一直不太关心父母在韩国的情况,但他并不是一个毫无良心的不孝子。知道母亲已经住院后,他非常心疼,渴望去韩国看一看母亲,当面对她说一声,妈,儿子知道错了。

四、抵达韩国更加悔恨,渴望赎罪忏悔

第二天一大早,长期待在家里打游戏的李春晖,难得地走出家门,去有关部门办理签证,希望尽快去韩国跟母亲见面。工作人员却对他说,至少需要十天才能办好所有手续。

李春晖赶忙哀求说,能不能再快一点,我母亲在韩国重病,我想立刻去韩国,求求你们,帮我尽快处理吧,我真的等不及了。

负责办理签证的工作人员面露难色,有些无可奈何地解释说,我们很理解你的情况,已经为你办理加急了,希望您耐心等待。

李春晖知道工作人员是按规矩办事,他没有大吵大闹,很颓废地回到了家里,看着满地狼藉的房间,李春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妈妈还在家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李春晖回过神时,上衣已经被打湿了,他猛然抬起手,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脸很疼,但是他的心更疼。他很后悔,也很自责,更恨自己没有办法立刻去韩国跟妈妈见面。

等待签证的日子很难熬,李春晖没有办法直接去韩国,只能待在家里,用电话跟父亲联系,打听母亲的情况。父子二人的通话断断续续,总是说不了几句话,就会陷入沉默。

通过父亲的描述,李春晖逐渐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吴贞爱住院之前,精神状态还比较好。发病的前几天,她还专门打电话关心儿子的情况,说他们在韩国过得挺好,以后回大连了买一套比较大的房子,让儿子不用担心。

吴贞爱发病当天,李春晖的父亲李国栋本想跟她聊聊以后的事情,没想到她突然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李国栋很害怕,赶忙把妻子送到医院抢救,被医生告知吴贞爱已经病危时,李国栋更加惶恐,生怕她就这样撒手西去。

李国栋不知道妻子能不能度过这一劫,专门给李春晖打电话说明情况,让他尽快来韩国一趟,以免母子二人无法见上最后一面。

李春晖苦苦等待了十天,终于办好签证,他一分钟都不愿意耽误,立刻飞向韩国。他风尘仆仆地来到医院,透过重症室的窗户,见到了一个已经全身浮肿的女人。

李春晖呆呆地愣在原地,这还是我的妈妈吗?她怎么变成了这样,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喊道,妈妈,妈妈。但是病房里的吴贞爱,一点反应都没有,如同植物人一般。

李国栋跟儿子见面时,也是满脸憔悴,他哭着解释说,吴贞爱是突发脑溢血,病情非常严重,右侧的头盖骨,也因为两次手术被摘除了。以后能不能恢复意识,谁也不知道。

因为没有办法正常进食,医生通过手术在她的喉咙上切了一个口子,安装了辅助进食的设备。

李国栋还说,吴贞爱的病情非常棘手,就算是能够恢复意识,以后也没办法再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和说话了。

李春晖越听越难受,他看着疲惫不堪的父亲,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帮他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很认真地说道,爸,你应该在医院待了很久吧,你先回住的地

[1] [2] 下一页

最新旅游景点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