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吉林省 > 百姓生活 > 正文

入职培训中途退出钱不返受害者质疑红袖招KTV

发布日期:2017/6/30 16:22:44 浏览:

近日,多名长春在校大学生反映,在长春市吉顺街南岭体育场内,有一家KTV对外招聘,日薪300元,但当他们赶到这家KTV应聘后,不仅没有得到高薪工作,还损失了580元。记者暗访发现,每天来这家KTV的应聘者络绎不绝,但即使通过“考核”,也几乎无人留用,而580元的所谓“服装费”、“清洁工具费”却被留了下来。截至2017年1月4日,已经有近30名KTV培训受害者向本报打来电话反映这一问题,目前多数人已向永吉街派出所报案。

1月4日下午2点30分,记者接到一位神秘男子电话,该男子自称姓奚,是红袖招KTV负责人杜先生的弟弟。他称,由于本报报道引起了社会各方高度关注,对KTV的生意造成了较大影响,希望记者能够降低新闻造成的负面影响。

5日,在红袖招KTV被骗的20余名受害者看到报道后,对奚先生前后矛盾的话语提出质疑,认为他有狡辩推脱之意。

质疑1

奚先生究竟何人?

协议存在蹊跷

“说话含糊,不属实,我们受害者都是当事人,可那个姓奚的是谁啊?既不是当事人,也不是负责人。”来电反映问题的郑先生说。

郑先生从其他受害者拍到的劳动用工协议中看到,协议中的甲方并不是红袖招KTV,而是吉林省万龙权就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甲方为什么不是KTV?签协议的时候也没有培训经理告诉我们!”郑先生对此感到十分气愤,“希望那边的人能把合同拿出来公布,连个公章都没有。”

记者在受害者微信群中了解到,当时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协议中甲方位置被“偷梁换柱”,大家纷纷表示,KTV负责人把钱还给受害者是他们唯一的愿望。

质疑2

培训人数远不止50人

郑先生质疑,即使该KTV真的从2016年10月初招聘至今,应聘者人数也必然远超50人,“根本不可能就来50人,我培训这4天基本上每天都能看见二三十个前来应聘的受害者,分到不同包房培训。”郑先生称,“每天培训不止占用一间包房,至少都得两间以上。”

而在之前,该处KTV场所也一直在招聘,最远可追溯到2015年12月份。

质疑3

培训时没看到有客人来唱歌

“‘工装费’当初明明说的是包括对讲机、工牌、衬衫以及一套西服在内,我去应聘时还说500元是必须要交的,不交不可以留在KTV培训。”郑先生质疑道,“承诺交500元给的物品为什么就只有一件衬衫?岗前培训期就交工装费,这样合理吗?”郑先生对奚先生称培训是为了服务顾客的借口提出质疑,“我们去培训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过一个所谓的客人去唱歌!”

质疑4

限制培训学员之间互加微信

被害者于女士称,因为KTV经理限制自己的行为自由,最终选择离开。“一起培训的员工不允许互加微信,KTV经理一发现我们互加微信,就用词粗鲁,逼迫我们放弃培训。如果没有猫腻,为什么要怕我们互加微信?”她说。

郑先生也表示KTV培训经理行为古怪,“每天我们培训完,都得由经理单独给我们送出去。最可疑的是,他们必须等我们上车离开后才回到KTV,要不然就一直看着我们。”

质疑5

为什么经理劝培训者放弃?

受害者均认为红袖招KTV在培训期间神秘兮兮,一点也不光明正大。据受害者描述,红袖招KTV至少有6名经理,并且当中有几人身材魁梧,行为举止十分古怪。

“根本就不是我们自己吃不了苦放弃的,是KTV负责培训的经理把应聘者叫出去单独谈话,跟人说实在受不了就走吧,你不适合干这行,其他工作收入也不低。”郑先生回忆称,“他们为什么要在KTV营业时间培训我们?培训时间定为晚上7点到凌晨1点,这个时段不应该是KTV客流量高峰期吗?”

郑先生认为KTV的培训时间与营业时间存在明显冲突,不合常理,“在培训时,我们那个屋光培训经理就有四五个人,难道不接待前来消费的客人吗?”

据于女士回忆,由于培训时间过晚,家人不放心自己的安全,于是就前往KTV寻找自己。

“那群经理竟然都不让我家人进来,还说出很多难听的话。我不明白为何不让应聘者的家属进入KTV找人?”于女士称,可能当时KTV的经理心虚害怕,于是走进培训应聘者的包房,同意于女士离开。

工商局查证:

无红袖招KTV注册信息

1月5号下午1点,记者来到南关区综治中心,查阅红袖招KTV在工商局的相关信息,一名工作人员经过查阅发现,红袖招KTV并未在工商局注册登记,连所谓的大三元KTV都没有。“系统里的信息都是对外公示的信息,可以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到。”该工作人员称,系统中只能查到仙乐会练歌场的信息。此前多名被骗者证实,红袖招KTV的地址之前的名称为仙乐会练歌场。

查询得知,仙乐会练歌场地点在长春市南关区南岭体育场休闲购物广场西区75-79号,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为马某某,在长春市工商局南关分局登记。营业期限从2012年1月30日至2015年12月14日。

1月5日晚上5点,于女士再次来到位于自由大路与吉顺街交会南岭体育场内的红袖招KTV,于女士称,自己想看看KTV是否继续营业,“到现场时,大门紧锁、人去楼空。”在KTV门前,于女士遇到了一位同样被骗的受害者,“他是我上一批来培训的受害者,有四五个人,是看了新闻报道后打算看看KTV目前的情况。”随后,于女士带着几名受害者前往派出所报案。

《入职培训中途退出钱不返受害者质疑红袖招KTV》相关参考资料:
受害者、神马称同为受害者、e速贷受害者、校园暴力受害者、脑控受害者、有没有斑美拉受害者、非法拘留罪受害者、mbi受害者、三路奶粉受害者数据

最新百姓生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